<dl id='6x6ny'></dl>
  1. <i id='6x6ny'></i>

      <i id='6x6ny'><div id='6x6ny'><ins id='6x6ny'></ins></div></i><fieldset id='6x6ny'></fieldset>

      <code id='6x6ny'><strong id='6x6ny'></strong></code>
    1. <tr id='6x6ny'><strong id='6x6ny'></strong><small id='6x6ny'></small><button id='6x6ny'></button><li id='6x6ny'><noscript id='6x6ny'><big id='6x6ny'></big><dt id='6x6ny'></dt></noscript></li></tr><ol id='6x6ny'><table id='6x6ny'><blockquote id='6x6ny'><tbody id='6x6n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x6ny'></u><kbd id='6x6ny'><kbd id='6x6ny'></kbd></kbd>
      1. <acronym id='6x6ny'><em id='6x6ny'></em><td id='6x6ny'><div id='6x6ny'></div></td></acronym><address id='6x6ny'><big id='6x6ny'><big id='6x6ny'></big><legend id='6x6ny'></legend></big></address>

          <ins id='6x6ny'></ins>

          <span id='6x6ny'></span>

          走進影視丨《愛瑪》是什麼在春日的暖陽裡閃閃發光?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九九热线精品视频16_九九热线精品视频98_九九视频热线视频精品15

          春天不是讀書天,但無疑春天卻是戀愛的好時節,在草長鶯飛的暖陽中,向往愛情的心也難免活絡起來,而要提到書寫愛情的能手,英國作傢簡·奧斯汀是不容錯過的人物,這位生活於18世紀至19世紀初期的女士雖然終身未婚,卻創作瞭許多廣為流傳的愛情小說。與清新雋永的筆法和皆大歡喜的結局相比,簡·奧斯汀作品中更吸引人的是她所塑造的善良勇敢女主角們,在她的筆下,每一個女孩都渴求著真愛的降臨,隻有《愛瑪》的主人公愛瑪··伍德豪斯小姐成瞭例外——這個古靈精怪的年輕女孩本無意於談情說愛,她平生最大的志向,卻是做一個好媒人。

          成書於1815年的長篇小說《愛瑪》被多次改編成電影和電視劇集,這次2020年的新版《愛瑪》對原作改動不大,基本上還原瞭簡·奧斯汀書中所寫的劇情:女主角愛瑪··伍德豪斯是一位生活在鄉間的年輕小姐,殷實的傢境和獨立的個性讓她從不考慮自己的戀愛結婚的問題,於是這位富貴閑人把全部的精力用在瞭為朋友們牽線說媒上。

          愛瑪自信憑自己的頭腦肯定會為眾人安排最好的歸宿,但在撮合出身貧苦的哈莉葉小姐和本地牧師埃爾頓先生的過程中,她的越界行為卻遭到瞭老友奈特利的強烈反對,兩人的關系由此陷入僵局,而隨著另一位備受矚目的弗蘭克先生的到來,年輕人們之間的情感糾葛也變得愈發復雜,曾許諾永不結婚的愛瑪似乎也要在突如其來的愛情面前低頭瞭。

          簡·奧斯汀曾在《傲慢與偏見》裡開宗明義:“有錢的單身漢總要娶位太太,這是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而到瞭《愛瑪》這裡,情況變成瞭“有錢的獨身女不想嫁個丈夫,這是一樁令人驚異的怪事。”在《愛瑪》故事所設定的19世紀初期,結婚生子仍是每個女性的人生必經之路,但奧斯汀筆下的女主角註定不會為世俗所累,奧斯汀作品中時常被談及的金錢觀和婚姻觀在《愛瑪》中也得以充分展現:“我不會變成貧窮的老處女,隻有貧窮才會使獨身者受的公眾的蔑視!一個獨身女人如果收入微薄一定非常可笑,準會惹人討厭,老處女!正好是少男少女的笑柄;不過一個富有的獨身女人從來都受人尊敬,可以像任何人一樣有理性,一樣愉快。”就像每部被反復翻拍的名著一樣,《愛瑪》所傳達的觀點在兩百餘年後的今天仍然充滿力量。

          《愛瑪》改編的既往版本中不乏格溫妮斯·帕特洛、伊萬·麥克格雷格、托妮·柯萊特、約翰尼·李·米勒和邁克爾·剛本等知名演員,新版的《愛瑪》則選擇瞭更多有趣的年輕演員:女主角愛瑪的扮演者安雅·泰勒·喬伊是驚悚片中的常客,她貓一樣的長相和巨大的眼睛時常流露出鬼魅的神色,但在《愛瑪》中卻又演繹出富傢小姐的驕縱和率直。

          其他的角色雖然不是標準意義上的美人卻也個性鮮活讓人難忘:強尼·弗林出演的奈特利正直善良、卡勒姆·特納出演的弗蘭克直率任性、米婭·高斯出演的哈莉葉膽怯拘謹,《德雷爾一傢》的作傢大哥與《性愛自修室》的科幻少女湊成一對性情古怪的小夫妻,比爾·奈伊、米蘭達·哈特等年長的配角則為電影貢獻瞭更多的笑點。雖說新版《愛瑪》的選角難以讓每個人都稱心如意,但這些角色卻註定讓人印象深刻。

          在強烈的原著光環和討喜的演員選角之外,2020版《愛瑪》另一個令人驚喜的優點是主創在服化道方面的用心,愛瑪所生活的英國攝政時期是歷史上少有的女性衣著沒有被裙撐所禁錮的年代,影片中希臘式的高腰長裙、精致的寬簷帽和輕便的平底鞋無一不是攝政年代的經典風格,女孩們色彩明麗的衣飾正適合鄉間生活的閑適氛圍,而男性刪繁就簡的立領襯衫、高筒帽、長褲和馬靴也優雅得體。電影對紳士們如何更衣、小姐們如何卷發等生活細節也有所呈現,舞會作為愛瑪與奈特利兩人感情的催化劑更是拍得十足夢幻。相比起一些歷史劇中時代錯亂生搬硬造的“混搭”風格,新版《愛瑪》在服化道方面交出瞭令人滿意的答案。

          就像簡·奧斯汀的其他作品一樣,《愛瑪》在經歷瞭一系列讓人啼笑皆非的變故之後也以“有情人終成眷屬”為這段愛情故事畫上瞭圓滿的句點。相比起其他版本的《愛瑪》而言這份新作的評分並不算高,但作為導演奧特姆·代·懷爾德的第一部電影依舊是不錯的開端,特別是對於這個不夠明朗的春天而言,《愛瑪》可以算得上是一份充滿戀愛氣息又甜而不膩的英式下午茶瞭。